中国洮砚网

废除书美协会员终身制的必要性杂谈!

2019-04-19 15:51:49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引言:中国书画艺术面临一场秩序重建——中国美协是建国后计划经济时为繁荣书画艺术而成立的社会团体 ,可随着时势变迁,它已经成为官办的衙门,不可否认的一种现象——当下美术界许多不正常的腐败现象,其实已经阻碍了艺术的正常合理发展,美协原来的责任,繁荣社会主义书画艺术,推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成了一家独放(美协会员)无家争鸣的局面。节选董江海文章
 
  没有任何级别的书画家,能不能称书画家?我这里强调的是不加入任何体制内的或者体制外的协会的人。严格意义上说,或者按体制内尤其是中书会员来说可能这部分人不算书画家,书画家在这里被刻上了标识,赋予了丰富的涵义而决非词典里的释义,这个看似合理但却荒唐的认识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尤其是体制内的广大会员!
 
  这一认识上的普遍性着实让那些没有加入任何协会的一辈子都在做书画的人很是尴尬和无奈。中国人的功利思想让许多不自然的现象成为自然的法则,即所谓的潜规则的盛行。你想在书画圈混不入会指定行不通。于是乎,加入体制内的会成为大多书画人的终生追求,无缘体制内会的也在拼命急入体制外的会,当下入会运动空前绝后,前惊古人后励今人……
 
  繁荣的表象遏制了艺术的真象,功利的结果是艺术的衰落!入会运动让所有书画人越来越庸俗,让那些潜心书画不贪名利的非会人更感孤独和无奈。让真正潜心艺术的人成了现实中的殉道者而更具悲壮的色彩,书画艺术的本源动力几乎被遏杀!
 
  最为典型的是入会和没入会已经成为作品卖价的尺度,一个人是否是国家级会员直接决定了其作品市场走向,甚至出现了美协会员入会是因为其工艺美术方面的成绩,但是入会后绘画作品意外成了其赚钱的主为,个中的尴尬已经显现会员制的危害,由于会员制的终身制导致其不同时期入会的水平相差甚大,许多人拼命入会,一旦加入又不思进步坐吃老本,这个已经成为书画界的普遍性,书画家在艺术上的“结壳”现象主要缘于此!
 
  我说过:中国式的书画入会现象就如同封建社会的科举制一样害人,封建科举没有年龄限制出现了屡考屡败穷极一生的科举族——范进中举得榜喜疯成为千古笑谈。书画入会也无年龄限制,据说六十岁还可放宽条件,于是乎穷极一生为入会而奋斗的堪超古人赶考之景观!悲乎中国书画!惜哉中国书画家!
 
  当下书画市场的持续疲软让享受体制内入会红利的会员更显珍贵和骄傲,入会运动没有因为书画市场寒冷的冬天而降温,反而更加繁荣和热切,这个扭曲支配下的恶性循环让本来惨烈的书画艺术更加不可捉摸,也让全社会书画家变得浮躁和失去艺术人格!这些乱象始作俑者正是“入会”的结果。现在看来“会”已经成为书画艺术发展的毒瘤,至少从目前看它的存在百害而无一利!书画艺术需要纯粹,需要本真,从这个意义上说叫停各种入会及书画院是当下书画艺术界面临的迫切问题!
 
  作者简介:董江海,清华美院培训中心书画高研班助教、湖南六合国学书院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