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艺术无处不在——艾未未在柏林

2019-04-19 17:50:51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地点:柏林艾未未工作室

 

中国人和人类

 

  杜曦云(以下简称杜):我觉得,一个好的艺术家应该综合三方面的能力:敏锐的直觉、巧妙的技巧、高级的知识储备。

   

艾未未(以下简称艾):我要看的话可能更简单一点:一个是感受力,可以说这是敏锐的直觉、感受力;另一个是表达力,需要很多技巧和知识结构。所以我觉得还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有些人有很强的感受力,但不具有很准确的表达力。

准确的表达力比较复杂,比如说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是一种,入乡随俗也是一种,反叛性、颠覆性也算是一种,这个范围还是很广的。

感受力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又和你的知识有关。比如一个城里人对花草的理解肯定和一个农民不太一样,那个农民和山上采药的农民即使面对同样一个事情,看到的也是不同的世界。

感受力很强,同时能够找到一个相应的表达方式来有效的传达,找到一种语言、词汇或形态。有的人进入自己的一个世界里并不是说不谙熟、没有技巧,但是传达也可能无效。所谓“传达”是通过这个过程要达到的,要把别人纳入你的那个结构,你是要对那个结构做一些设计的,否则你的传达无效。无效,就像杜尚说一个艺术家可以站在屋顶上说我是最伟大的艺术家,但最终还是要他人来决定这个事。这个他人,就是说是不是有效的表达。

艺术无处不在——艾未未在柏林

永久自行车,2011(台北市立美术馆展览现场图)

Forever Bicycles , 2011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installation view,2011)

  杜:一个中国大陆的当代艺术家,如果了解中国的历史脉络,尤其是中国近现代史的一些关键问题,再来看当下中国瞬息万变的现象,可能会更容易找到问题的症结。当然,每个人都活在当下,如果没有相应的知识,他依然可以感受到问题,但是他对问题的认识可能会相对贫乏。

   

艾:我们在谈“中国”时是相对世界在谈,要不然“中国”是什么?你当然可以说“中国”就是人类,那你还是要了解人类的发展史有哪些类型、有哪些阶段、现阶段的特征是什么……所以你一旦介入“中国”、“中国性”或“中国特征”时,这里面的特征是很明确的。它在某些方面和“人类”是具有共性的,但在某些社会形态上是不具有空间的,或是非常独到、特殊的一个特征。

做艺术家,没必要完全了解作为国家主体的政治现状,因为艺术家更是以个人为中心的一个状态,他的东西可以与他存在的社会有着强大的关系,或不得不有强大关系,那也是存在的。他也可以不自觉,不认为这个事情是那么重要。但不管怎么样,别人在建立这个事时,这个特征还是会被提出来。

    

艺术无处不在——艾未未在柏林

直 ,2008-2011(布鲁克林博物馆现场图,2014)

Straight , 2008-2011(Brooklyn Museum installation view,2014) 

  杜:当下的中国很丰富多样,个体的生活又有不少的可能性,为什么你呆在中国时,总是要死死地盯着、咬着某些方面的问题呢?

   

艾:像一棵大树,树上有一个虫子,它就是咬着它眼前的一片树叶,一点一点的咬……有时虫子会把一棵树的树叶都吃掉的,但是它咬的永远是前边的一小口。我的行为方式可能和那个虫子很像,当然,灭虫剂一来我肯定就歇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