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和服、汉服与唐装

2019-04-05 21:12:54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前段时间,武大赏樱冲突一度引人关注。起因源于3月24日,两名男子到武汉大学赏樱花,遭到武大保安的阻止,并发生肢体冲突。有分析称,因为其中一名男子穿的疑似和服,遭到阻止。虽然武汉大学随后通报,冲突是因两名男子中一人没有预约而导致。多年前,同样是樱花盛开的季节,这里也发生过将一对穿和服的中国母女逐出校园的事件。关于穿和服能不能进武大赏樱花,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和服对于武汉大学的樱花来说,为何如此敏感?这源于武汉大学樱花的特殊性。武汉大学的樱花最初是1939年由侵华日军从日本引进栽种。“日军”“和服等字眼叠加在一起,的确能给人不太美好的联想。

如今,武汉大学内1939年由侵华日军栽种的樱花已无存活。现存的樱花,多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陆续补种的: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赠送给周恩来总理1000株大山樱,其中的20株后被转赠给武汉大学;1973年,武汉大学又从上海引进了一批山樱花;1983年,为纪念中日友好10周年,日本京都府赠送了100株垂枝樱苗;1992年,日本友人会砂田寿夫率团访问武汉大学,赠送了樱花树苗200株。

回到这次赏樱和服事件上来,其实,那名男子穿的既不是真正的和服,也不是唐服,这也折射出现今人们对于传统服饰文化缺乏正确认知。我们不妨抛开纷争,来重新了解一下东亚传统服饰文化的源流。

和服是日本的民族服饰,它受到中华服饰文化影响非常大,尽管形制与中国的袍服有关联,但是经过日本历史与文化的熏陶,它早已成为日本特有的服饰。在历史上,中国多次遭到日本侵略,特别是抗日战争,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作为日本民族的重要标志,中国人对和服也有着复杂的感情。但和服毕竟不是战争的产物,更不是战争的标签。如果是穿着侵华日军的军服,在中华大地上招摇过市,理应制止并治罪。这几年,国内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警方对当事人进行了处罚。

在这起事件中,男子穿的并非真正的和服。因为日本对于和服制作有严格规定,而且在什么场合穿什么和服,也有明确的规定。季节不同,和服在种类、材质、花纹乃至饰品小物的搭配上,都有不同的规则。比如,日本女性的和服,春天以梅花为主题、夏天以菖蒲为主题、秋天以枫树为主题、冬天以松树为主题,随季节变换更换和服。

而且,从视频上来看,这名男子所穿的所谓和服,非常鲜艳,即便是真正的和服,在日本,这种鲜艳风格的和服多为女性所穿,因为日本男性和服以素雅居多。从这个角度来说,冲突事件中男子的着装,多少有点不得体。

在矛盾冲突中,这名男子也对自己的服装做出了解释,强调它是唐装,其概念也不对。就其服饰形制而言,他所穿的并非唐装,而是近似汉服。唐装不是中国传统服饰,而是现代概念的服饰,以对襟为特征,使用吉祥图案的面料缝制的服饰。汉服也不等同于中国传统服饰,它多指明代及明代之前的汉民族服饰。如今市场上流行的汉服,很多并不符合中国传统服饰的规制,它们并不是严格按照中国历史上真实的服饰复原,而是添加了很多现代化的元素,面料、工艺、制作都不是按照传统特色。

其实,在数千年的历史中,没有哪个国家或者民族的服饰,不受外来文化影响。中国传统服饰,特别是汉族服饰,曾受其他民族服饰以及外来文化的影响。比如人们常穿的裤子,并不是汉族原有的服饰,而是北方游牧民族的服饰。战国时期,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变革,让汉人改穿胡人的裤子,到了魏晋南北朝时,北方民族的裤褶再次影响汉人服饰,由此裤子成为汉民族特有的服饰。

和服受中国服饰文化的影响,而同样,中国的服饰也受到日本的影响。中山装就是一例。清末,孙中山受到南洋华侨流行的企领文装以及日本流行的陆军士官服、学生装的启发,在企领装上增加一条翻领,创立了中山装。中山装与西装、长衫成为民国男性的三大主流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