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香港巴塞尔的“七年不痒”

2019-04-09 14:28:23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原标题:香港巴塞尔的七年不痒 今天你家展位卖完了吗

北纬22.5°,东经114°,坐标香港

北望尖沙咀,维多利亚港南畔,这里,霓虹闪耀着香港百年的商贸与经济变迁,这里,浪涛翻涌着世纪过往的人情与起伏。如今,这里还见证着一个世界文化新都的生发与崛起。

2019年3月27日-31日,第7届巴塞尔香港艺术展会再次于香港会议中心华丽呈现,来自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的242家画廊在这里参展。这几天,艺术行业的朋友们或许都有一个共同感受——打开朋友圈,周边的朋友好像“不在香港巴塞尔,就是在去香港巴塞尔的路上”;来到现场,这里有久未谋面的朋友、摩肩接踵的人群和耳边一刻不停的快门声。超过10万收藏家、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馆长、艺术品经营者、媒体人、艺术教育者、艺术爱好者、网红等各界人士从世界各地蜂拥赶来。知名艺术家、藏家、明星的到场和站台,在社交媒体的酝酿下,迸发超强的“带货”能力,更增加了星光云集的社会聚焦。拍卖巨头们也同步蹭热点,共享巴塞尔招来的海量藏家和强大关注度,同期纷纷举槌,拍出不菲佳绩。

亚洲,香港巴塞尔无疑是“当代艺术盛会”。而创办于上世纪70年代的“巴塞尔”,作为国际老牌的顶级艺术博览会品牌,携手香港仅仅7年。人们常说“7年之痒”,厌倦与懈怠是人之常情,但巴塞尔与香港的“7年之恋”,不仅不“痒”,还孕育了一个越发蓬勃的艺术生态。

2008年,在香港巴塞尔的前身“艺术香港”诞生之前,抛开港片、港曲等流行文化,当时的香港在纯艺术领域并无太多话语权。而在内地,在改革开放浪潮助推下,上世纪90年代早期的圆明园画家村、之后的北京宋庄、北京798艺术区、上海M50艺术区相继兴起,当时逐渐活跃的内地艺术氛围,曾让香港的文化艺术界人士无比羡慕。而最近的这10年时间,香港在艺术市场方面不仅有了翻天覆地的兴盛,且成为内地参照的风向标。

巡场:

今天你家展位卖完了吗

香港巴塞尔不仅是亚洲艺术市场的风向标,也是决定全球艺术市场发展方向的关键之一。在这里,观众和藏家们能够领略到新鲜、顶尖的全球现当代艺术盛况。去年香港巴塞尔剑拔弩张的火热场面依旧历历在目——开幕不到两小时,威廉·德·库宁作品《无题XII》就以3500万美元售出。

2019年香港巴塞尔的热闹,不仅体现在现场的人山人海,以及公众日门票早已售罄,更是体现在参展画廊与艺术家们共同营造的巨大的艺术氛围。一经开场,已有不菲成绩。据统计,在3月27日香港巴塞尔VIP预览首日的画廊销售,仅一天总销售件数约150-200件,总成交额超过3000万美元。

奔赴现场买单的大藏家当仁不让,豪掷千金,从未令人失望。画廊、艺术家也是满载而归。记者现场采访了多家机构负责人,“你家展位销售情况如何”这样的问题实在过于委婉,直截了当地问“你家展位今天卖完了吗?”往往能得到肯定的答复。

据了解,卓纳画廊在开放数小时后成交额已超千万,作品在VIP首日全部售出。卓纳2019年3月开始代理中国艺术家刘野,此次带来的作品《书6号》以35万美元售出。

格雷画廊展示的一幅近9米的大卫·霍克尼2018年的新作引起众多关注。这位“最贵在世艺术家”的作品总是价格不菲——2018年,其于上世纪70年代创作的《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仅6平方,却刷新世界在世艺术家拍卖纪录,以加佣金9031.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656亿元)成交。因此现场这幅23平方近作的价格不由令人好奇。格雷画廊还带了利希滕斯坦、德·库宁等艺术市场明星的作品,据了解,画廊带来的所有作品,于开幕当天全部售罄,且香港画廊中同步展出的作品也已销售一空。

豪瑟沃斯画廊销售情况同样可喜,马克·布拉德福特、杰克·惠滕、阿希尔·戈尔基的作品,均以百万美元以上售出。百万美元以下也有不少销售,劳娜·辛普逊的油画作品由一家亚洲机构以42.5万美元购藏,路易丝·布尔乔亚系列版画以约40万美元售出。里森画廊展位最贵的是安尼施·卡普尔作品《光耀》,以130万英镑售出。佩斯画廊展出的张晓刚《我的母亲》,以7位数的价格成交。白立方画廊带来的安迪·沃霍尔的《(坎贝尔·埃尔维斯)Campbell Elvis》(1962),在开幕首日以280万美元售出。卡迪(Cardi)画廊带来的赵无极作品《17.02.71-12.05.76》(1971)以180万美元售出给一位亚洲藏家。贝浩登带来的作品价格区间为2万-130万美元之间,朋友圈出镜率最高的作品之一,村上隆的“金色太阳花”以130万美元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