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单霁翔退休,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接掌故宫博物院

2019-04-09 21:27:01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4月8日,澎湃新闻从故宫博物院与敦煌研究院获悉,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七年之久的单霁翔正式退休,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接任。

单霁翔今天下午回应媒体釆访时说,“光荣退休,期待已久,但每天还会在故宫博物院走走,看看门。”

故宫博物院新任院长王旭东确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他是昨天从敦煌抵京。

单霁翔生于195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师从两院院士吴良镛教授,获工学博士学位。单霁翔历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房山区委书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任、国家文物局局长。

单霁翔当了10年国家文物局局长,他在那期间做过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帮助当时的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清理”占用宫墙内13个院落的外单位,然后给那些单位找房子、找资金。在最后一家单位搬走后的第二年,单霁翔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院长。他对此感慨:“人要多做好事,最后好处会落到自己头上。”

单霁翔的接任者王旭东,1967年生于甘肃,原本专业为文物保护学,2015年王旭东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他的三位前任都可称得上驰名中外的大学者——“敦煌守护神”常书鸿、“敦煌艺术导师”段文杰、“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在上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时他就向“澎湃新闻”()表示,“我的首要工作,是延续上一届班子的理念,首先就是把我的思想和大家的思想融合,为真正的国际化奠定基础。”

在王旭东看来:”如果没有文脉,敦煌就完了“,但他也注重国际合作,对于文物保护而言是敦煌引进来、走出去的,但人文社会科学方面,敦煌主要是走出去,主要派到日本进修,引进来的不多。未来的国际化一定是双向的,应该吸引人文社科领域的国际学者尤其是年轻学者研究古代丝绸之路大背景下的敦煌。王旭东也认为“敦煌应是真正的国际交流中心”,在任职敦煌研究院院长时与法国国家图书馆等签订合作协议,将法国国家图书馆把其收藏的敦煌那部分汉文文献全部数字化展开合作,互派学者,开展整理研究。他也希望敦煌被国际了更多了解。在任期间,他希望“在有效保护好莫高窟的前提下,进一步探索面向公众的更完善的开放服务策略”,并且“借助互联网,讲好‘敦煌故事’”。

未来王旭东会带给600年的故宫博物馆什么新的视野?公众翘首以待。

回溯单霁翔的七年,他于2012年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七年间,他称自己为“故宫的守门人”,并以“让故宫更加开放”为主要努力方向。

2012年,履新故宫博物院院长后,单霁翔花了5个月时间,带着秘书走遍宫里的1200座建筑、9371间房,踏破20多双布鞋。当时单霁翔也指出故宫存在的问题:首先,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古代宫殿建筑群,长期以来开放区域只占30%;第二,186万余件文物藏品,99%沉睡在库房;第三,来故宫的观众虽然多,但80%都是沿着中轴线目不转睛地往前走,文化收获甚微,根本感受不到故宫最“硬核”的魅力。

通过拥抱互联网,2017年,故宫网站访问量达到8.91亿;世界各国民众可以通过制作精良的外文网站了解故宫文化;故宫还把186万多件藏品的全部信息放到网上。与此同时,故宫还推出文创产品,成为“超级网红”,2017年其文创产品销售达到15亿元人民币。

“故宫历史上有6任院长,我是第六任,每一任院长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是每一位院长都没有好下场。因为这个地方太复杂,无数的巷道,无数个庭院,进来一个小偷就能把一个院长搞下去。”单霁翔称,他进宫第八年,小偷还没有进来过,但是有今天,没明天。“平常说做一件事要‘万无一失’,我知道我们‘一失万无’。你做9999件事,一件事没做好,文物损坏了你就必须要下台,要承担这个责任。”

单霁翔感叹,2019年很累,“为了把淡季搞得不‘淡’,让更多人走进博物馆,我们举办了‘紫禁城里过大年’的展览,每天少则6万人,多则8万人在淡季走进了故宫博物院,(我们)前所未有地拿出了886件文物藏品(展览)”。

春节期间,故宫博物院邀请全国各地150家中华老字号,带着年货进紫禁城。单霁翔的好朋友、希腊的驻华大使来买年货,“两个手都不够用”。“来自80个国家的大使云集故宫,享受中国故事给他们带来的不一样的感受”。

今年除夕,故宫博物院临时接到“把中轴线亮起来”的任务,于是花了4天进行设计,用8天组装,前后仅用了12天就完成了一场掀起全网热议的“上元灯会”。这是故宫第一次大规模夜间开放,紫禁城第一次被真正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