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何怀硕:一桩陈年的刘国松抄袭李长之往事

2019-04-09 22:27:17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刘国松是中国台湾地区的水墨艺术家,也出版过一些中国画的著作,台湾地区知名艺术评论家、台湾师大美术系及研究所教授何怀硕多年前发现刘国松早年出版的口袋书《临摹?写生?创造》书中有抄袭1944年重庆独立出版社出版的旧版书《中国画论体系及其批评》(李长之著)的内容,并于前不久发现新的抄袭证据。

对此,刘国松及其女儿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时表示,这本早年旧书是引用了李长之先生的内容,主要原因是由于当时中国台湾地区有戒严规定,故在著作中没注明引用大陆学者姓名。

40多年前,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文图书馆看到一本1944年重庆独立出版社出版的旧版书《中国画论体系及其批评》(书号6153/4473),作者是李长之,我发现画家刘国松1967年由文星书店出版的口袋书《临摹?写生?创造》书中抄袭这本绝版书的部分内容。

台湾这位画家的画论早年已有过被揭发抄袭著名美学家宗白华旧文的前科。我发现了刘君又一个抄袭的新公案。因为当时我客居纽约,没有对此写文章揭弊,后来我回台北任职,日久也忘了。

2009年5月,我收到《孙中山纪念馆馆刊》第二十三期,里面有刘国松的文章,文题:《我的创作理念与实践》。文末并注曰:本文为作者于2008年美国哈佛大学演讲中文稿。刘文说:

文人画的基本精神可以分三方面来讲:一、是男性的,二、是老年的,三、是士大夫的。

1967年刘国松《临摹?写生?创造》书中第四页语句略有不同:

中国绘画的基本精神可由三方面来说:一是男性的,二是老年的,三是士大夫的。

在这里,作者无意中透露了中国绘画文人画在他的认识中是同一个东西,显然不对。但这不是本文重点,且不谈。 这三个论点是刘氏自己研究、思考所得吗?不!1944年只有33岁的那位山东老乡李长之在《中国画论体系及其批评》里面第五页便有:

在主观上看,中国人对于画所要求的,是三点,一是要求男性的,二是要求老年的,三是要求士大夫的。

刘君与李长之所说这三点,字眼与次序都一模一样,不仅此,刘文连这三点的延伸论述,以及所举古书上的论述,都多所抄袭。显然1966年及2009年的刘文剽窃了1944年学者李长之的智慧财产,成为刘的见解,前后两次,绝无疑问。(但刘君把李长之“中国人对画的要求说成中画的基本精神,却是牛头马嘴。)

1944年重庆出版李长之该书现在很难见到,我在1977年已从哥大中文图书馆影印全书,后来收录由我主编,中国台北艺术家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近代中国艺术论集…艺海钩沉》第六集之中。有此书者便可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