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两千年前 “小王子”的 童真世界——海昏侯嗣子墓揭秘

2019-04-10 13:33:09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自入选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以来,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的考古发现屡次震惊世人。除刘贺及夫人两座主墓外,墓园中还有七座祔葬墓,其中的五号墓经考古发掘确定墓主身份为刘贺之子刘充国。如今,刘充国棺木中的出土文物仍然存放在考古实验室中,进行清理保护,大众只能通过影像先睹为快。与刘贺墓相比,刘充国墓中的金玉珠宝少得可怜,青铜重器更是没有见到,但有一样是独一份的,是刘充国有而刘贺没有的,那就是儿童玩具。刘充国墓中出土的儿童玩具,无论品质还是数量,均堪称汉墓之最。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五号墓的考古发掘已告一段落。考古工作者们在考古实验室中对棺内文物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提取工作,发现棺中的随葬物品非常丰富,有漆器、玉器、水晶、玛瑙、青铜器等多种类型。虽然较刘贺墓中的随葬品在质量和数量上要逊色不少,但这些器物仍属于难得一见的汉代墓葬精品,特别是墓主身下的琉璃席与刘贺墓中出土的琉璃席形制非常相近,也说明了墓主的身份非同一般。后经出土印章确认,墓主为刘贺之子刘充国。

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带悸兮。(《诗经·卫风·芄兰》)这首诗歌中的“童子形象,便是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中五号墓主人刘充国的真实写照。虽然他佩觿佩韘,宽袍大袖,甚至携刀披剑,一副成年人的装扮,其实他还只不过是个孩童,不解风情,未谙世事。

公元前59年,第一代海昏侯刘贺薨逝于豫章郡的彭蠡泽畔,一个庞大家族的顶梁柱轰然委地。彼时,嗣子刘充国稚嫩的肩膀不得不扛起沉甸甸的责任,扮作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在家人与族人的期待中迅速成长。然而,他终究没能撑住,死神很快也攫取并带走了他。

刘充国死时尚未成年,因为未成年所以未成家婚配,只能葬在父亲海昏侯刘贺的墓园,祈求继续承欢膝下、蒙受庇佑。刘充国墓中的出土文物,默默地讲述着两千多年前这名西汉小王子的生前故事,我们试图通过文字和图像为这些无言的述说解码,重现两千多年前的汉代童真。

在我国,青铜器出现并流行于4000年前直到秦汉,以商周器物最为精美,到汉代开始逐渐衰落。在海昏侯刘贺墓中出土了大量青铜器,有提梁卣等先秦礼器、雁鱼灯等设计精巧的生活器具,还有一组青铜编钟。但在刘充国墓中,最引人注目的青铜器却是一组小动物:一只青铜虎、一只青铜野猪和一大一小两只青铜羊在同一位置被发现,而在离它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只形似孔雀的青铜鸟(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