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王旭东:如果真的爱敦煌,那就请淡季来看它!

2019-04-10 21:38:16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据悉,4月8日,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接任单霁翔为新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七年之久的单霁翔正式退休。

王旭东,1967年生于甘肃山丹。1991年开始在敦煌研究院从事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兰州大学和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2014年12月任敦煌研究院院长。

多年来,王旭东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是继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后第四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常被媒体称作是敦煌的第四任守门人。

专访 | 王旭东:如果真的爱敦煌,那就请淡季来看它!

本文刊发于《中国美术报》第88期

甫一着手做“旅游热之下的莫高窟文物保护”这个专题,我就试图联系王旭东院长——毕竟,站在当下谈敦煌,这位敦煌研究院的现任院长是绝对不应该绕过的。但是说实话,王院长真是一位不大容易联系到的采访对象,他非常忙,和很多重要部门的带头人一样,被各种事务催促着马不停蹄地奔波各地,于他已经成了常态。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三番五次地“骚扰”之后,我终于在北京见到了这位对我来说的确是久仰大名的院长。

采访中,我又一次切身体验到了王院长的“忙”,因为白天日程太紧,采访时间被临时约到了晚上九点后,而当一贯擅长迷路的我在夜色里兜兜转转地来到他下榻的酒店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半。等候在酒店大堂外的他,却依然和一位学者模样的老先生谈兴正浓——后来王院长告诉我,他们正在讨论开展全面质量管理体系构建,这是敦煌研究院未来事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

初见王旭东,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并没有行政干部的官气,态度蔼然,言语温和,气质儒雅,干净利落。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目光里有一种很锐利很明亮的东西,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内功高手,“一双眼睛,精光四射”,即使是经过了一天的忙碌,却依然丝毫不见疲态。

保护:从管理和技术上下功夫

略作寒暄之后,我就开门见山地把此行的首要话题抛给他:“前段时间,莫高窟的游客人数达到了历史最高值,给洞窟内的文物保护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现在,社会上很多关心敦煌的人都为文物感到担忧。这个问题,敦煌研究院是如何应对的?”

虽然我刻意淡化了问题中尖锐的成分,但其中责难的意味,对方还是应该能够感受到的。对此,王旭东院长淡淡一笑:“其实,这个状况我们2003年就预见到了。也正是为了应对这一问题,我们采取了修建数字化展示中心的方法——旅游人数增长是大势所趋,而洞窟的资源和承受能力又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只能从管理和技术手段上下功夫。”

王旭东介绍,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投入使用之后,通过“总量控制—线上预约—数字展示—实体洞窟”的莫高窟旅游开放新模式,将每天的接待能力由3000人提高到了6000人。虽然人数增加了,但单位时间内洞窟中停留的人数是严格控制的,这样各项指标都运行得非常平稳,而且游客的参观体验也非常好。

专访 | 王旭东:如果真的爱敦煌,那就请淡季来看它!

敦煌莫高窟第17窟,藏经洞

但没有想到的是,2015年开始,旅游人数又一次暴涨,这从文化的传承与弘扬来说,当然是件好事。但对莫高窟本体来说,却是难以承受的。所以不得不启动应急预案,没有预约的游客只能参观四个大型洞窟,而且每次都要排很长的队。这对游客来说,的确是件很痛苦的事,“让我们感动的是,虽然是那么热的天、那么长的队,他们却能压抑住焦躁的情绪,对我们的安排表示理解。这也常让我们的工作人员非常感动。这也许还要归功于敦煌文化的感染力——到了这里的游客,大都有一种朝圣的感觉,而不仅仅是游览观光那么简单。”

说到这儿,王旭东再次呼吁:请大家尽可能地选择淡季(11月1日—4月30日)到敦煌。一来,这是对莫高窟的爱护——洞窟内湿度超过62%时会对壁画造成损害,这是经实验室研究得出的数据,不是凭空设计出来的。单位时间内洞窟中停留的人数必须有上限,而且必须时时监控,这也是壁画保护所要求的。二来,这也会让每个游客有更好的参观体验:淡季的莫高窟有时每天只有四五百人至一千人,整个景区显得空旷宁静,游客还可以多看几个洞窟,满足他们对敦煌的向往之情。那才是真正的不虚此行。

专访 | 王旭东:如果真的爱敦煌,那就请淡季来看它!

莫高窟第112窟-南壁东侧-观无量寿经变之乐队与反弹琵琶-中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