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洮砚网

故宫少了位单院长 却将多一位金牌讲解员

2019-04-11 02:36:39 洮砚阁_安红洮砚展示网 已读

“我退休了想来故宫做志愿者,到时候希望面试的时候手下留情啊。”4月8日,故宫“看门人”单霁翔宣布退休,消息一出,瞬间引爆了朋友圈。

在单霁翔接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这些年,出了很多“金句”,妥妥地成为了故宫最大的网红IP。在跑口记者的眼里,他是干实事儿的院长,也是平易近人的隔壁老单。

老单曾经当了10年国家文物局局长,期间他做过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帮助当时的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清理”占用宫墙内13个院落的外单位,然后给那些单位找房子、找资金。在最后一家单位搬走后的第二年,单霁翔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院长。他后来感慨:“人还是要多做好事,最后好处也会落到自己头上。”

老单在北京一家四合院长大,这次履新让他能好好地看看这“世界上最大的四合院”。2012年,单霁翔花了5个月时间,带着秘书走遍宫里的1200座建筑、9371间房,踏破20多双布鞋。要知道,自1420年紫禁城建成600年里,只有他和秘书两人做到了这件事。

走遍故宫还不算完,老单总想着要干点什么。从此,600岁的故宫开始改规矩、建设施、修文物、办展览、上节目……在“让文物活起来”这条路上,忙得不亦乐乎。故宫“画风”的转变,让媒体的“话风”转变了,“故宫跑”、“文物医生”、“故宫看门人”、“朕知道了”等等网络潮词也应运而生。对此,我只能说,老单不仅懂故宫、懂文物,还很懂媒体。

随着文博事业的发展、故宫的走红,想要加入故宫采访的媒体越来越多,要想把稿子写好,“逮院长”成了一个难事。

在今年年初故宫举办了“紫禁城里过大年”系列展览,我随着报社记者王慧峰老师去到现场采访。我们刚到开幕式现场,就远远地看见一群人簇拥而来,再定睛一看,是单院长来了,还带着大红围脖,着实喜庆!

“院长,您现在有时间吗?”

“我这还有点事,你们等会我。”

……

于是,我们和单院长打起了“游击战”。开幕式过后,我们在经历了四次采访被打断后,再次与单院长“狭路相逢”。这一次,我们采用的是迂回战术,和院长在长街上默契地“打着转”采访,200米折返走了好几回,才避开了来来往往的热心观众,完成了最终的采访。

“院长爷爷,您能和我合张影吗?”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姑娘 ,头扎两个羊角辫一晃一晃地,跑到单院长身边问。

“没问题呀!”单院长弯下腰点头答应,一边与她合照一边询问孩子最喜欢哪一家老字号。

“萌萌哒”院长一点都没有架子,在查看中华老字号故宫过大年展览安排情况时,一路被“老字号们”疯狂“投食”。

“别给我啦,吃不下啦,我大年初一一早还来呢!”一手拿着天津大麻花,一手拿着大白兔奶糖的老单,投降了。

这些年,故宫的“网红之路”绝非偶然,正是老单一心为观众做服务、花样出新,才使尘封的历史散发出魅力,才让观众们更加广泛地认识故宫、爱上故宫。

看到网上不少评论说,对单院长退休表示舍不得,我倒觉着应该恭喜他成功把小偷挡在了故宫门外,顺利退休,故宫博物院里也将多了一位金牌讲解员——老单。


相关阅读

故宫博物院建立于1925年10月10日,从彼时至今已历经多轮院长人事更迭。

首任院长: 易培基(任职时间1928年10月8日—1933年7月22日),1880年2月28日出生,湖南省善化(今长沙市)人。毕业于湖南方言学堂,曾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参加武昌起义,曾任中华民国副总统黎元洪的秘书。故宫博物院创立之初就有包括于右任、蔡元培、蒋介石等人在内的阵容强大的理事会,易培基被推举为首任院长,全面主持故宫博物院事务。

第二任院长:马衡(任职时间1934年5月7日—1952年5月22日),生于1881年,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长,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马衡在任故宫期间针对各馆处科组制定分门别类的规章制度,成立“文物分类整理委员会”,颁布“专门委员会设立章程”,还聘任了各专业内的学者担当委员。除此之外,还和文化部文物局副局长王冶秋去香港购回了著名的《中秋帖》、《伯远帖》。1952年在三反运动中被批斗下台。

第三任院长:吴仲超(任职时间1954年1月—1984年10月),1927年9月曾就读于上海法科大学政治经济专科,1928年入党,长期从事江南地区的地下工作,曾担任江苏南汇县委书记、皖南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副团长、苏皖边区区委书记、中共华东分局秘书长等多项职务。他也是故宫博物院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院长。